ROOBO:為智能機器人行業的繁榮打造地基

2016-09-27 風險投資行業研究市場營銷

展示量: 3341

這或許是中國人可以在人工智能機器人上開始和美國“較量”一番的時點——盡管我們尚未能夠在人工智能最高級的垂直技術上挑戰硅谷,但由于整個智能機器人的制造產業鏈在中國,且有一個統一的、相對封閉的13億人口大市場存在,因此中國獲得了一個史無前例的機會可以不再去通過“復制”美國模式來創業,而是憑借市場規模來樹立智能機器人領域里的事實標準。
 
而另一個讓人有點“小激動”的是,智能機器人作為新的入口,也是一個能夠誕生下一代巨頭的土壤,現在可能正是又一個浪潮之巔的開始!
 
尹方鳴心中五味雜陳——讓他不知該焦慮還是該高興的是,盡管ROOBO的成立比美國安卓之父安迪·魯賓(Andy Rubin)做人工智能硬件孵化器早了一些時間,但很多人卻總愛稱ROOBO是“中國的Playground Global”。
 
尹是中國智能機器人公司ROOBO的聯合創始人兼總裁,公司三天前剛剛宣布了1億美元融資,并對外發布了人工智能機器人系統、DOMGY智能寵物機器人、J2商用服務機器人、四足機器人等一系列機器人新品。
 
“雖然這說明我們之間大方向對了,可能方法論一樣,但其實很多地方有巨大差異”。尹方鳴說:“ROOBO其實要做的是行業的標準,是開放的生態!但我們的模式和Playground Global太像了,就連投資和生態布局也很像,也難怪大家會有這樣的看法”。
 
其實,與安迪·魯賓為創業公司提供幫助并獲得股份回報不同,ROOBO是自己在蓋一個機器人行業的“摩天大廈”,現在還處在打地基、壘磚砌墻的階段,等到大廈建成,ROOBO就可以將“水電煤”等系統外包給專業公司,即把機器人行業的每個環節拆解成一個“模塊”,與最強的合作伙伴來共同建設——例如在語音識別及云合成領域,ROOBO引入科大訊飛,在未來,還會跟更多優秀的企業攜手合作。
 
但目前,尹方鳴和他的“戰友們”要做的是先把“鋼架”搭好。
 
志在“系統”
 
盡管此次BOORO公司發布了DOMGY智能寵物機器人、J2商用服務機器人、四足機器人,但在楊姐看來,這些產品的示范作用大于其盈利需求——因為ROOBO的未來是想做“ROOBO Inside”!
 
沒錯,安卓是全球大部分手機廠商的“靈魂”,ROOBO的CTO雷宇則試圖把ROOBO也做成智能機器人領域進階版的“安卓”。
 
例如,一家在醫療領域積累了深厚經驗的公司,可以基于ROOBO的智能機器人系統自己很容易就“組裝”出一臺醫療智能機器人在醫院中做接待工作。一個想做管家機器人的公司,也可以自己設計外觀,通過采用ROOBO的智能機器人系統,很快就推出自己的“管家”。
 
當然,ROOBO旗下也會有自己的產品推出——但從ROOBO 到ROOBO inside,也是ROOBO領悟到“智能機器人系統的硬件和軟件原本就是一體”的過程。
 
尹方鳴等創始人曾經走訪全球大部分的機器人公司,很多公司都只是專注于機器人人工智能的一個很小垂直分支,并非一個機器人的“系統”,就連日本的機器人行業雖然被世界認為是最先進的,但日本專注的其實是機器人“運動”的動作本身,也不是機器人的“整體”!
 
但ROOBO在研發了一段時間后體會到,硬件是智能機器人系統必須覆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里面牽扯到了更多的協議和控制……如果系統不涉及硬件,那么體驗就會大打折扣。
 
最終,ROOBO形成了一套自己的開放邏輯:硬件、軟件和服務。
 
三層開放
 
為了做開放平臺,ROOBO也夠拼的:自己從頭到尾參與做了機器人的產品,來找出哪些是最低限制的“模塊”,哪些必須率先開放,哪些是可以慢慢開放——團隊把系統提煉出來,把必要的服務和通用的服務提煉出來,最終形成了三“層”階梯式開放:
 
首先,如果你不會做機器人硬件,那么ROOBO會把自己的機器人硬件設計、語音控制……開放出來。其次,如果你會做機器人但沒有自己的系統,那么ROOBO就向你輸出智能操作系統;第三,如果你既會做硬件、又會玩軟件,那么ROOBO會把云服務開放給你。
 
為了幫助生態快速崛起及提升用戶體驗,ROOBO也在試圖從更根源的芯片上增強解決方案的實力!
 
Chipintelli 聯合創始人CTO何云鵬是ROOBO的深度合作伙伴也是硬件開放思路下的“受益者”——雙方共同推出了國內第一顆商業化量產的人工智能芯片CI1006。


這是一顆基于Asic架構的DNN語音識別芯片。它能夠為智能機器人補上“大腦”及音頻傳感終端,采用本地的神經網絡數據處理降低產品對于網絡的依賴,提升機器人響應及控制速度。
 
用何云鵬的話說,CI1006里面包含了腦神經網絡,能夠完美支持DNA的預算架構,這個運算架構相當于數十個CPU在同時運算——但成本卻比AT芯片降低了60%,功耗比AT芯片下降了20多倍。
 
這個芯片可以支持5米的遠講,支持語音的自動檢測,支持語音喚醒以及本地大詞匯量的語音識別,這樣就實現了云端的智能和本地的智能同時具備的機器人,整個應用非常廣泛,包含了有智能機器人、智能家電、智能玩具等等領域。
 
何云鵬透露,未來會跟ROOBO一起在ROOBO的生態中陸續發布智能圖像芯片,以及整合本地感知和控制能力的人工智能芯片等底層硬件產品,讓芯片實現感知、判斷、決策、聯想等功能。
 
沒錯,智能機器人的各個模塊拆解出來,恐怕不下一兩百個,每個細分領域都有特別強的公司在研究,比如科大訊飛擅長語音識別和合成,但有的公司擅長做機器人的手腳控制,還有的公司在人臉識別情緒上能力突出,這些不同能力的公司未來都可能與ROOBO單獨合作——組建成一個“最強”智能機器人。
 
此外,ROOBO還有兩個要開放的就是APP和服務。APP大家都可以理解,ROOBO未來也會有一個類似APP store一樣的平臺,供所有APP進入,并接入很多服務,例如打車、叫外賣、買電影票等等……
 
用尹方鳴的話說,由于ROOBO也會采用安卓底層,因此安卓的所有開發者都幾乎可以無縫加入ROOBO的平臺,但如果能夠跟系統開放的接口進行一定程度的對接,則對人機交互的體驗更有幫助:例如當有個人說“我要看愛奇藝的《他來了,請閉眼》”時,機器人甚至可以“搖搖頭”,說“愛奇藝上沒有《他來了,請閉眼》,搜狐上有!”
 
ROOBO背后的中國機會
 
盡管過去中國的互聯網一直跟隨,甚至是美國公司“復制品”的陳列架,但很可能在人工智能和機器人上得到一個機會反超美國!
 
縱觀這二三十年,1996年整個PC互聯網起來的時候,中國人還懵懂無知; 2006年安卓起來的時候,中國人還在倒騰Feature Phone;但2016年整個人工智能機器人開始熱火朝天時,ROOBO的團隊卻發現他們想做的“智能機器人”還真沒有那么多“競爭對手”。
 
“我們走訪了世界很多角落,我們也投了很多團隊,發現其實做人工智能機器人的很少,除了硅谷和日韓做仿真的一些公司外非常少,俄羅斯很多地方還在賣耳機,那就更不要提做機器人系統了。”尹方鳴表示。
 
而這一次,中國人出發更早,有很大機會。首先,整個智能機器人的硬件產業鏈都在中國,中國有更多做機器人的公司,相比之下中國公司更有優勢,容易在更早期接觸到他們。
 
其二,在機器人層方面,安迪魯賓是安卓的創始人,他未來可能會基于安卓做修改,那它的架構也許就不會變。ROOBO公司的創業團隊曾經做過系統安全,對操作系統的理解非常深,且更擅長做用戶體驗。
 
目前發展人工智能的發展有兩種方式:
 
一種是在學術的道路上做挑戰,類似Google正在開發的神經網絡,讓“數字的大腦”越來越接近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越人類。
 
另一種,是做讓用戶能夠讓用戶感知的人工智能產品。人工智能方面的技術每前進一步,就把它們整合起來推向大眾。ROOBO和PlayGround都是這條路上的實踐者和開拓者。
 
ROOBO在試圖用一種新的方法攻占下一代入口,通過輸出自己的硬件解決方案、軟件、服務,最終通過無數合作伙伴和自己來獲取用戶……
 
ROOBO正試圖重新定義智能機器人的游戲規則——而從這個團隊目前拿出的產品和解決方案看,與最強的合作伙伴合作,最終達成最強的產品,或許真是一個可行的思路!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博乐填大坑下载 北海股票配资公司 疫情后什么行业赚钱 天津时时彩历史记录 内蒙古快3开奖号码 中国投资理财公司排名 pk10赛车345678方案 快乐十分湖南走势图0327034 新疆体彩11选5 - 百度 腾讯分分彩计划_人 福建体彩一定牛十一选五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