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工難,千萬企業如何奪回失去的一個月?

2020-03-09 行業研究互聯網思維市場營銷

展示量: 50511

 

2020年的這場疫情,讓很多傳統企業惴惴不安。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大考,讓企業的數字化生存能力,受到一次最為嚴格的考驗。

 

2020年開年,一場疫情讓新經濟領域名詞頻出,不僅“云蹦迪”、“云賣車”、“云賣房”,甚至企業敲鐘上市也“云化”起來。

 

“5、4、3、2、1,熱烈祝賀良品鋪子成功上市,現在屏幕上顯示的是良品鋪子的交易數據。”2月24日,這段話出現在上證路演中心的直播中。

 

“怎么也沒想到,我們會成為上交所第一家遠程視頻上市的公司。”良品鋪子董事長楊紅春在上市演講中如此說道,一場“云上市”首次上演。

 

良品鋪子作為武漢今年第一家IPO企業,疫情下維持企業安全運轉殊為不易,要知道良品鋪子全國2300多家門店中,有823家位于湖北省。然而在良品鋪子在上市儀式一結束,甚至高管直接轉去倉庫指揮發貨,11萬員工復工至今零感染。

 

對于良品鋪子來說,企業“云上市”還是“云復工”都不是新鮮事。3年前開始探索“新零售”,供應鏈和電商渠道都已經基本實現數字化。疫情之下,企業組織和工作也全部挪到線上遠程辦公,良品鋪子有足夠信心逆勢上市。

 

而在疫情之中,類似良品鋪子這樣的傳統企業,不被“打垮”的還有很多。擁有2萬員工的上海東方希望集團,從2月1日復工以來,生產效率幾乎沒有受到疫情影響;中國一汽是中央大型汽車企業集團,如今7000人同時線上辦公,保證14萬人的集團正常生產汽車;蒙牛4.5萬人線上線下聯動,疫情期間在保證全國銷售外,也向武漢輸送奶制品。

 

“3年前,看到云計算、移動化等技術已經成熟了,但是大型制造業企業應用的并不多,于是我提出了要建立一個智慧化的工廠,做了一個5年規劃。”東方希望CIO(首席信息官)黃興勝提到,正是當年這份規劃,讓東方希望不至于疫情中徹底停工。

 

通過了解行業,得知良品鋪子、中國一汽和蒙牛等傳統企業,也存在這樣一份秘訣,才能在今天不再恐懼疫情,甚至以“云復工”奪回失去的一個月。

 

企業數字化的第一次大考

 

2020年的這場疫情,讓很多傳統企業惴惴不安。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大考,讓企業的數字化生存能力,受到一次最為嚴格的考驗。

 

餐飲行業最先受到沖擊,很多連鎖餐飲品牌閉店后,很多企業的訂單跌到了谷底。在全國擁有800多家店的“老鄉雞”就是如此,原本春節期間收入預計能有8億元。如今受疫情影響,至少損失5億。

 

“哪怕是賣房子、賣車子,我也要千方百計地確保你們有飯吃、有班上!”正月十五,一條5分鐘的視頻讓老鄉雞董事長束從軒火了,視頻中束從軒手撕員工聯名減薪資信,同時說出這句擲地有聲的話,為其贏得大量路人緣。

 

春節期間,老鄉雞努力戰疫減少損失,不僅業務恢復正常時期的80%,還拓展出企業團隊工作餐這一新業務。為何老鄉雞沒有遭受重大波折?原來疫情期間,老鄉雞就開始試行“數字化肯德基”路線。

 

自初三起,老鄉雞將團隊全面轉移到線上,并臨時調整了整體架構,整合組建戰略中心、研發中心和支持中心三大中心。借助疫情期間利用釘釘組織升級,嘗試“大中臺小前臺”的時髦策略,這是老鄉雞第一個意外收獲。

 

另外針對疫情期間,復工企業“就餐難”的難題,老鄉雞聯合“餓了么”企業訂餐平臺,推出企業團餐業務。

 

據老鄉雞營運中心主管王偉透露,通過增開營業門店和“餓了么”平臺流量導入,2月中旬,老鄉雞在線營業率超60%。其中,訂單數比此前一周增長98%,老鄉雞的業務已經穩步回歸正常。

 

零售行業“戰疫”的同時,制造企業更加焦頭爛額,畢竟它們更偏線下,受到的疫情影響更嚴重。

 

2月1日晚上,東方希望集團的CIO黃興勝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他在思考,如果2月3日公司的全員要遠程線上辦公,公司的技術能支撐住嗎?

 

黃興勝的擔心有他的道理,東方希望集團旗下160多家企業,2萬多員工,業務更是涉及到農業、重化工業等多個行業,傳統制造業一次備料都是幾十噸,一旦停工就要造成的損失以億計。

 

雖然,公司早在2016年前就推進了數字化改革,在釘釘開放平臺基礎上開發了全集團統一的移動辦公平臺,3年中將集團的智慧行政與后勤、生產管理、系統集成(ERP、eHR、MES系統)等系統全部與釘釘打通,包括52個釘釘微應用。但是這次這么大范圍一起遠程協作,業務能不能正常流轉,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2月2日,黃興勝還收到釘釘的信息,建議他們錯峰進行視頻,但是復工一刻不能停。2月3日全員開工后,大大小小的Team開了數百場會議,視頻會議、遠程通話都沒有卡住,黃興勝長舒了一口氣。

 

無論企業內日常管理,還是企業外的業務,東方希望和老鄉雞都在云端正常運轉。對于傳統企業來說,疫情期間,無法面對面工作情況下,已經不是節省成本的問題,數字化系統成了支撐了企業正常運轉的基礎設施。

 

釘釘能否支撐傳統企業「云復工」

 

從2016年開始,很多企業開始嘗試用釘釘線上辦公。但是,也有很多企業并沒有意識到,一場數字化革命已經開始。彼時釘釘面臨很多爭議,產品是否足夠人性?管理是否過于嚴苛?這種爭議也導致部分企業,并沒有急于上釘釘。

 

但在這場疫情中,很多企業開始覺得釘釘還不夠,開始希望釘釘開發更多細致入微的功能。

 

比如在疫情之下,很多企業面臨復工審批復雜以及員工健康難以的難題,釘釘的“員工健康”開始派上用場,該項功能在緊急內部升級后,已經打通政府復工審批及員工健康碼,成為傳統企業開工必備的“碼上復工”。

 

東方希望、中國一汽、中國燃氣都是利用釘釘的“碼上復工”進行安全開業。同時,黃興勝還提到,在“東方希望”近一個月的遠程辦公實踐中,驚喜發現釘釘上還有很多隱藏功能。原來利用釘釘開啟視頻會議的同時,還可以屏幕共享 、文檔可以在線共享編輯,“遠程會議結束了,文檔也整理完了,方案也形成了,甚至比面對面還高效。”黃興勝不知道的是,這個功能是釘釘面向“云復工”企業,剛開發不久的功能。

 

不僅線上辦公不影響效率,“東方希望”通過集成在釘釘移動端平臺上的應用,對生產物料申請訂單、出入庫審批、產品銷售單據的出具、財務審批到賬等多項事務進行操作。生產管理、過程管控等環節都可以在釘釘進行完成,一家傳統制造企業已在不知不覺中完成“無紙化”,背后是釘釘在“管理在線”、“協同在線”、“組織在線”的目標實現后、邁向“業務在線”的5年進化結果。

 

相比制造企業內部完成管理和生產數字化,一些消費等企業甚至已經完成交易的數字化。

 

疫情之中,一篇《都是湖北食企,為什么周黑鴨受疫情沖擊比良品鋪子大?》引起熱議。這篇文章最后給出的答案是,良品鋪子的營業額中,線上占44.9%,而周黑鴨只有10%的銷售額來自電商,它更依賴門店,所以受到疫情影響更大。

 

為何良品鋪子的線上化,比之周黑鴨更成功?不僅在于良品鋪子的小吃更方便走電商,更是良品鋪子較早實現數字化,從而不至于直接閉店,而白白損失至少一個月的營業額 。

 

據悉,武漢封城后,良品鋪子高層就做出經營重心由門店轉移到線上的決策。但決策背后,并不是一個淘寶直播就能挽救良品鋪子的營業額,良品鋪子此前做過一個最重要的工作,是基于釘釘開發了會員系統。

 

這套系統將線下門店體系與淘寶網店會員打通,把8000萬會員與附近門店匹配,由門店為會員提供近距離服務。同時,良品鋪子一方面與“餓了么”合作,部署無接觸配送;一方面在天貓旗艦店中增設“附近門店”按鈕,線上下單、門店自提。

 

這套系統成功將良品鋪子的數字化流量充分利用起來,利用釘釘分配給了每一個導購員。與良品鋪子類似的案例,是疫情期間曾發出企業求援信的“林清軒”,也將釘釘中的智能導購功能充分利用起來,成功實現“業績比去年還要高”。

 

釘釘一直定位為企業辦公協作產品,為何也能切入交易領域?實際上這也是釘釘作為阿里數字經濟體的優勢之一,背靠阿里云中臺,釘釘與淘寶以及餓了么、淘寶直播等都跑在一個“基座”上,數據和API接口都是打通的。

 

而且這套云化的架構,也讓釘釘在2月3日以來,支撐超過1000萬家企業組織的2億上班族在線開工,預計有5000萬學生通過釘釘在線課堂的方式學習。釘釘后臺系統峰值流量暴增百倍。但釘釘通過阿里云連續擴容10萬臺云服務器,成功抗住這一波巨大的流量沖擊。

 

傳統與數字化的戰「疫」分割線

 

如今,很多傳統企業也意識到,數字化并不只是解決效率問題,疫情之下有時能救企業的“命”。

 

黃興勝回想起2003年非典時期,疫情導致全國工廠停工一個月。營業損失暫且不計,更重要的是企業現金流差點撐不住,公司渡過了一段危險時期。那場危情,也讓蒙牛和中國一汽都度過了一段艱難時期。

 

今天的線下經濟,尤其是勞動密集型的傳統企業,也有部分正在度日艱難。比如,2月14日,攀鋼重慶鈦業公司復工后,發生一起聚集性疫情事件,2例確診后公司整體隔離。另外,廣東地區部分地區制造業企業大面積缺人,已經推出復工獎勵3000元的措施。

 

企業如何安全有序復工是重大挑戰,釘釘為了滿足這波復工需求,經過緊急開發,1月29日凌晨5點,全面發布員工健康功能。無招在釘釘5.0云發布會上提到,“健康碼”是釘釘歷史上開發耗時最短的產品,僅用了4小時,一天后,蒙牛全國4萬多名已經全員上線這款“戰疫”產品。同時,釘釘免費開放百人視頻會議功能,向1000萬家企業免費開放全套的“在家辦公”系統。

 

數字化解決了傳統企業在疫情期間,“上班擔心被傳染,在家辦公擔心效率”的難題。也是這次突發疫情的推動下,2月5日,釘釘首次超過微信躍居蘋果AppStore排行榜第一。阿里曾在社交領域與騰訊決戰失意后,意外在企業這一戰場,完成對微信的反超。

 

一切都有因由。1996年,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寫了一本書叫《數字化生存》。這本書后來成為全球暢銷書籍,書中預言的互聯網時代即將到來,很快演變成全球的數字化浪潮。

 

傳統企業如何進行數字化生存?尼葛洛龐帝在書中這樣寫道:“預測未來的最好辦法就是把它創造出來。”(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invent it.) 這場疫情可以說,正在加速這場已經持續30年的數字化進程。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博乐填大坑下载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福彩软件官方网站下载 政府基金配资 广东快乐10分投注网 上海股票指数行情 七星彩中奖规则长图解 云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推荐炒股短线 重庆时时是不是重庆开奖 吉林快三计划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