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藍領搬運大作戰

2020-03-23 行業研究互聯網思維市場營銷

展示量: 61659

 

 
“隨著人口紅利結束、制造業加速向服務業轉型,在家附近就業代替外出打通,使得藍領變得稀缺,藍領工人在招聘過程中有了更強的話語權”

 

過完“龍抬頭”,陜西周至,55座的大巴車坐了個半滿,23個工人戴著顏色不一的口罩,體溫槍一一掃過,車子發動,開往江蘇蘇州。

 

比往年晚了快一個月,楊飛所負責的“陜西超越人力資源有限公司”總算開張了。“超越人力”在陜西有5家分公司,往年春節后都是楊飛最忙的季節,一般從大年初五開始,他就要開始把人往安徽、上海、蘇州、浙江運送,一車大巴50余人,起碼要運30車。

 

在疫情逐步緩解的3月,藍領招聘市場也在逐漸回暖。安心記加班3月初發布的針對全國藍領工人的問卷調查顯示,55.6%的藍領已找到了工作,40%“已在上班”,但也還有36%的藍領仍然在老家沒有工作。楊飛這樣說,今年雖然麻煩些,但是“我們對接好當地,工人只需要提供15天活動軌跡,不用隔離,也能比較快地把人組織起來”。畢竟,用工方早已嗷嗷待哺。

 

對于藍領工人,如饑似渴的用工今年開出了前所未有的價碼。安心記的調查顯示,開春后藍領工人的平均招聘月薪達到了7108元,比2019年第四季度增長了16.8%。盒馬鮮生向人力資源公司開出的中介費從疫情前的每招一個人800元增加到了1800元,鄭州富士康對復工員工的獎勵則從3000元提高到了5250元。

 

春節一向是藍領離職高峰期,有人返鄉后不再外出務工,大量勞務人員換新工作。而今年,面對大批藍領工人無法按時回到用工市場、“用工荒”成了困擾市場的難題,藍領招聘企業們推出了拆借、包車、線上招聘等各種,過程無疑艱難,但這也是一個不多得的洗牌和上位的短暫窗口——誰能帶來員工,誰就能簽下訂單。

 

千里包車行

 

楊飛說,過往業內春節后也有包車服務,不過今年包車金額大漲,從陜西到蘇州,一輛55座車大約花費1.5萬元,按照防疫要求,只能坐一半座位,合下來每個工人成本超過600元,“而往年人均成本只需200元”。

 

“如果工人干了幾天就走,這筆錢就白出了。”楊飛不無擔心,因為按照業內通行做法,工人工作滿7天,勞務公司才可以拿到中介費。在疫情尚未完全消除情況下,包車可以最大程度避免中途感染的風險,讓員工、企業放心,同時也減輕了工人的經濟壓力。

 

“無非是我們掙的少一點了,但是總得動起來,不能讓工人一直在家里待著。”

 

不出意外的話,這些員工將直送工廠。根據安心記加班的調研,藍領集中的三大行業——生產制造、供應鏈物流、生活服務中,制造業對員工復工的時間最為緊迫,一方面,他們面臨著不可推阻的交付壓力,另一方面,制造業的招聘相對標準化、且大部分生產場所(工廠)不受疫情直接影響。相比之下,更多發生在人與人的接觸鏈條上的服務業的復工更不明朗,安心記加班記3月初的問卷顯示,尚有76.36的服務業從業者迄今“還不清楚復工時間”。

 

藍領招聘平臺“我的打工網”聯合發起人奚軍介紹,一個月前剛開始復工時,制造業用工價格水漲船高,均價從“每小時20塊漲到了30塊”,不過近期已逐漸恢復到往年同期水平。工廠們嗷嗷待哺,“中小型工廠尤為擔心,因為相比大工廠,它們的可替代性更高,如果第一季度訂單不能按時交付,可能會影響全年訂單”。

 

以加班工具起家的安心記加班也啟動了公益包車服務,幫助藍領順利返工。安心記最初是一款為工人加班提供時間記錄服務的工具平臺,CEO姚笛介紹,“往年正月十五后,大部分藍領用戶基本都回到工作崗位上開始使用App,而今年同期的用戶活躍度只有20%-30%”,“這時我們就知道今年的疫情對企業的影響巨大。” 

 

出行受到限制和買不到口罩是被提及最多的滯留理由。由此,安心團隊在2月下旬啟動了“主要從中西部勞動力輸出地把工人運送到到華東、華南沿海用工地區”的藍領大搬運。姚笛預測,未來3-6個月——直到疫情結束,預計會服務超過1000家企業客戶。伴隨全球疫情的進展,包車活動在3月初達到峰值,最多一次向昆山輸送了數百人。

 

在姚笛看來,我國藍領有近4億規模——其中以制造業1.2億、服務業1.8億、建筑業0.8億為主體的藍領人群的就業和招聘是一個超大市場,“藍領的跳槽率遠比白領高,服務業藍領一年平均換1-2次工作,制造業要換3-4次,所以藍領招聘的年度市場規??梢赃_到萬億”。

 

“在2016年以前,勞動力是供大于求,藍領工人甚至要花錢找工作;而隨著人口紅利結束、制造業加速向服務業轉型,在家附近就業代替外出打通,使得藍領變得稀缺,藍領工人在招聘過程中有了更強的話語權。”姚笛說。

 

隨著國內疫情得到控制,連湖北也在3月19日發出首個復工專列;與此同時,病毒在海外擴散,藍領招聘市場的供求關系也在發生變化。早前有消息稱蘋果縮減了AirPods和iPhone 11面板的訂單量,立訊精密、歌爾股份、英業達、JDI、LGD、夏普等供應商受到影響。楊飛透露,自其發送第一波員工以來,一個月過去,諸如富士康、昌碩等優質大廠的用工需求已逐步趨于飽和,如今剩下的中小型企業還有部分用工缺口。

 

存量的流動

 

如果說制造業工人是在經歷大雁南飛的周章,服務業和物流業則在盤活池水。

 

25歲的阿林原本是廈門一個夜場DJ,每月入賬一兩萬,春節沒回老家,準備多賺點錢。他沒想到的是,一個月后,他快吃不上飯了。他沒有存錢習慣,沒了收入,一下子斷糧,經朋友介紹,只好去做外賣員,一天工作四五個小時,可以賺一百多。“掙不了太多,主要是過渡,吃飯基本就花光了。賺了錢都用來點外賣了,還有買零食。”他說,“我認識的好多夜場DJ現在都在借錢吃飯。”

 

據美團統計,從疫情爆發至2月23日,美團外賣新增約 7.5 萬騎手,其中超過37%來自生活服務業,這也是最大來源,包括餐飲、健身等等。在一條相關新聞的抖音短視頻下,不少評論者表示自己屬于7.5萬人中的一個,當中有炒不了菜的大廚、不能上班的跆拳道館經理、空閑的健身教練等等,還有代駕表示要加入。

 

服務業招聘公司斗米聯合創始人趙冰介紹,在2月17日復工之后,公司每天交付數百人,以運力相關行業為主,絕大部分集中在北上廣深等一二線城市,近期零售類崗位慢慢放量,餐飲類用工需求依然進展緩慢。

 

隨著各地交通的暢通,返城人員也加入了找工作大軍中。小穎在深圳開店賣衣服,不知道疫情什么時候徹底結束,回城后,索性放棄了押金,把門店退租。她沒有美團外賣要求的電動車,于是去應聘了盒馬鮮生的全職配送員。

 

斗米在半個月時間里已經為10余家新零售公司輸送幾千名員工。復工后,一家大型新零售公司發來需求,斗米動用了數千萬人才庫,通過短信、App push和電話機器人聯系C端用戶,匹配附近的用工需求。與此同時,斗米還積極聯系零售餐飲類的客戶,問詢是否有就近共享員工的意愿。

 

共享員工,這是春節期間應市場需求新冒出來的模式。最著名的案例是盒馬鮮生。2月2日,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對外喊話,預計春節前后一個月時間內,公司將損失7~8億元收入,西貝的現金流撐不過三個月。次日,盒馬鮮生宣布聯合云海肴、青年餐廳解決現階段餐飲行業待崗人員的收入問題,簡單說,春節期間未返鄉的餐飲從業者可到盒馬上班,參與打包、分揀、上架、餐飲等工作,由盒馬鮮生支付薪資。在這之后,盒馬鮮生的合作名單中還增加了西貝、蜀大俠、望湘園等。

 

趙冰介紹,理論上,借用方和出借方可直接簽署協議,實現租借;不過,因為涉及用工合規、保險繳納、薪資核算、工資發放、工傷意外等復雜問題,雙方還是需要中間方來承擔解釋成本以及分擔用工風險,可以用“B2B2C”來理解,斗米是共享員工的用工主體,由斗米發放工資和繳納保險。

 

藍領招聘企業藍領管家聯合創始人劉海波介紹,春節期間諸如盒馬鮮生、每日優鮮等新零售企業的用工需求暴漲,而城市里的存量勞動力集中于快遞和餐飲。存量快遞員主屬于京東和順豐,但因為這兩家企業本身工資高,五險一金齊全,幾乎不可能被“挖墻腳”。而餐飲業從業者因持有健康證,“支援”新零售最為合適。

 

據了解,京東有一項名為“我在京東過大年”的專項福利,從2014年起已經投入超過5億元,實現近50000個員工留在城市、鼓勵家人來工作地實現春節團聚。疫情爆發前,京東也宣布了2020春節不打烊,全國近300個城市可照常下單和上門送貨服務

 

除了斗米,主打白領招聘的BOSS直聘也借此機會,聯合同門的服務業招聘產品店長直聘以及藍鯨招工,共同發起公益項目,免費為特定行業中急需用工的企業和有閑置、待工人員的企業之間搭建互助通道,該項目上線三天為商超、物流、餐飲等多家企業進行對接,輸送人力逾千人。

 

當然,員工共享,并非完美無缺,出借方也面臨員工返崗難的潛在風險。為了平衡借用方的培訓成本以及出借方的支配需求,趙冰最近經手的共享合約一般以一個月為最小單位。劉海波認為,雖然合同有一定約束作用,但是藍領工作普遍門檻偏低,易流動;一旦發生流失,當疫情緩解,用工高峰到來時,一個人的招聘成本可能高達2000~3000元。“我們這個行業最夸張的時候是,去年招一個通信公司的呼叫客服都要花兩三千。把人借出去短期看可能省錢了,長期看不一定劃算。”

 

疫情會改變什么?

 

“通過這次疫情,整個服務業的老板會更深入思考如何在用工方式上創新,過去用工成本太高,未來可以更好地利用靈活用工這一新型的用工形態。”趙冰表示。

 

在趙冰看來,在疫情之下,服務業重度人力成本對企業的掣肘被更加凸顯,斗米所代表的靈活用工模式將被市場更廣泛地接納。在他看來,西貝是一個典型例子——2萬多名員工,人工占總成本的30%,一個月就要支出1.5億元。

 

所謂靈活用工模式是相對于固定全職而言的概念,指用人單位和員工之間不建立正式的全職勞動關系,比如瑞幸就既有3000~5000/月的全職咖啡師,也有19~21元/小時的兼職咖啡師。

 

當然不僅在服務業,趣勞務的創始人吳際也注意到,市場上,工廠直招的訂單在減少,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多由勞務公司發出的小時工需求,因為隨著疫情在海外的蔓延,出口訂單受到影響。“通過這次疫情,工廠發現直招風險太大,通過靈活用工可以控制成本,有單就干。”

 

姚笛發現的則是周薪制甚至日薪制的機會——在經濟壓力下,藍領希望通過發日薪等方式解決入職后沒錢吃飯的問題。趁此機會,安心推出藍領人力服務系統-安心云人事,并大力推廣“發日薪、工資天天領”的活動;比如,原本入職1個月之后才能領到的工資,現在打卡7天后每天發100元日薪,剩余尾薪在發薪日結算,以補貼生活費用。

 

“傳統人力公司靠人工是無法解決的,只有通過互聯網技術賦能才能更好的滿足藍領的需求。我們大膽預測,不久的將來,發日薪將會成為中國藍領發薪的趨勢。企業和人力公司只有更好的服務藍領,才能招聘到藍領,留住藍領。”

 

我國藍領招聘行業一直面臨著頻次較低和鏈條過長的問題,前者導致獲客成本高,品牌難以建立;后者有人力公司以及層層工頭加參與,信息不透明,體驗難以標準化。

 

針對這些痛點,互聯網帶來的規?;驮诰€化是一條出路。創業公司們期望能吃透這個萬億市場。

 

在疫情中,互聯網創業者們看到了在線化的突破。無論是我的打工網,還是安心記加班,亦或斗米,為適應傳統的藍領招聘市場,都布有線下門店,但和傳統人力資源公司一樣一度無法開門營業,不過擁有線上公域和私欲流量的互聯網公司們則多了一個抓手。

 

持有類似看法的還有吳際。他做的平臺是用來對接工頭和一手勞務公司,解決藍領招聘行業從工廠到勞務公司,再到第一層工頭、第二層工頭這樣層層外包的信息不透明。1月底,趁著工頭們在老家,推出了類似招聘行業微店的藍鯨招工,“現在活躍度還不錯。””

 

劉海波透露,早在2月,很多還在老家的員工已經來咨詢招聘信息,京東等熱門公司崗位開始被預定。以北京為例,2月14日起,北京對所有返京人員實行居家或者集中隔離,沒有固定住所的藍領工人在各區指定地自費隔離14天,這種情況下藍領工人一般找到了工作才會返京。“如果我們培養起來用戶習慣,以后線上直接就把流量從村里截流了。”劉海波說,“不過,創業公司估計不容易抓得住,需要很大的投入。”

 

在疫情期間,藍領管家義務承擔了北京政府集中隔離點防疫消殺保潔等服務人員的招聘,已經完成招聘5批共40余人。劉海波指出,因為招聘要求無離京史、40歲以下,北京存量本身就少,難度極高。“針對這樣的要求,傳統的網站無法精準覆蓋,我們加大社交裂變力度,通過社交網絡找人更快更準。”

 

藍湖資本合伙人殷明長期關注藍領招聘行業,曾在2015年投資了斗米。他認為,“在疫情期間,部分地方政府、工廠和招聘中介的能夠配合盡早‘搶人’和快速復工,體現的是政策靈活度和災時跨區域調配的能力。在非常時期,企業能力所能及地幫助處理社會問題,也是企業社會責任心的一種體現”,他說。

 

不過,殷明進一步指出,通過此次疫情,藍領招聘中長期存在的供需低效匹配問題更加凸顯出來。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大的 4 億藍領人群,在經濟和就業競爭形勢波動的情況下,不斷在城市和家鄉之間往返顛沛,無法成為穩定有效的勞動力供給,造成了中國的藍領招聘市場流動性極強,效率低的特點。長期以來,在地方都存在的大量中介,他們通過人脈網絡或簡單的QQ群微信群等方式招募人員。這其實是比較低效的,也存在很多坑蒙拐騙的情況。“遇到疫情這樣的全國性的影響勞動力供給的突發事件,企業一下子是很難從原有渠道中招到員工的。”

 

隨著互聯網應用,很多創業者看到了在藍領招聘市場中的機會。所以才會有類似于黃頁的招聘網站,以輕平臺、易規?;膹V告模式切入,發揮媒體的流量規模效應。這能初步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但隨著勞動人口下降這樣長期不可逆的趨勢下,社會對通過加快人力資源的迅速流轉和最大程度利用有限勞動力資源的需求會越來越迫切。這就需要招聘公司理解雇主和求職者兩端價值需求,提供一種可持續的用工模式。

 

“今天,因為疫情影響,招聘公司幫雇主招來一批員工,但這些員工并沒有經驗,怎么辦?又或者等疫情結束后,老員工回來了,這些短期的員工又該如何處理?”殷明指出,這不僅僅需要招聘公司能快速、高質量地找到員工,幫助雇主提供跨區域的一攬子解決方案,還需要解決諸如合規解雇、補缺、培訓、處理工傷、排班及薪酬計算信息化等復雜而立體的問題。“一家藍領招聘公司要做大需要的是全局的競爭優勢,而不僅僅是供需兩方的簡單調配。”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博乐填大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