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頭們血戰在線辦公

2020-04-13 行業研究互聯網思維市場營銷

展示量: 41063

 

阿里、騰訊、字節跳動、華為,在疫情期間一躍而成“在線辦公四小龍”。

 

似乎一夜之間,巨頭紛紛揮刀向 To B。

 

本來,在線辦公更多的是阿里巴巴的主場。2019年9月30日后,騰訊進行了自成立以來的第三次重大組織架構調整,騰訊云、企業微信、騰訊會議等多款產品漸漸入局。2020年春,疫情期間,原本僅在內部使用的字節跳動旗下飛書和華為旗下WeLink火速加入戰場。

 

阿里、騰訊、字節跳動、華為,在疫情期間一躍而成“在線辦公四小龍”。

 

巨頭交錯競爭之中,目前搶奪用戶并保持用戶粘性是第一要務。

 

長期看,To B的競爭大部分發生在“水面下”,背后的基因、技術、生態則決定誰能成為最終的贏家。每家的基因不同,優劣有別,如何在競爭中發揮自身優勢,攻下更大的城池,是激戰中最先需要考慮的問題。

 

此外,技術方面,每一場戰役都需要充足的“糧草”支撐,其基礎設施、云服務能否跟得上日益龐大的用戶增長。更重要的是,其生態能力是否可以滿足被服務企業個性化的辦公需求,或許是巨頭們需要長期考慮的問題。

 

激戰一觸即發
 

 

在線辦公領域基本形成了一個共識——突如起來的疫情,讓整個行業提前了5年!

 

提前到來的高潮,讓不少企業享受到了紅利。根據公開數據顯示,春節之后,WeLink每日新注冊企業數增長50%,每日會議數增長100%;春節期間新增企業數十萬,新增日活用戶數超100萬,業務流量增長50倍。

 

根據App Annie綜合中國大陸iPhone和Android手機數據的報告顯示。2月,釘釘下載量增長率環比上升356%,企業微信環比上升171%,飛書環比上升650%。Trustdata公布的2月份數據顯示,釘釘日活同比增長327.2%,其DAU峰值逼近6000萬,這足以顯示出用戶的熱情。

 

巨頭瞥到了窗口期。

 

原本,飛書一直避開和阿里等巨頭的正面競爭,張一鳴甚至拒絕在今日頭條給飛書打廣告擴大其國內知名度,此前的策略是主打“中大型客戶、收費、海外市場”。

 

今年2月,飛書把戰場轉向國內,時任飛書負責人、字節跳動副總裁謝欣,曾連續三天參加多場直播采訪,為飛書站臺。3月初,字節跳動宣布組織調整,原西瓜視頻總裁張楠擔任飛書負責人,向謝欣匯報,To B戰略重要性在字節跳動系內被再一次提高。

 

3月4日,華為心聲社區發布了其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任正非與WeLink團隊座談紀要。任正非說:“WeLink的戰略機會窗口已經出現,我們要撲上去,撕開它,縱向發展,橫向擴張”。

 

騰訊則直接在財報中,突出了騰訊會議最新的成績,2個月內日活過千萬。

 

各家更是用免費策略不斷攻占市場。4月8日,阿里釘釘正式發布海外版DingTalk Lite,面向全球用戶提供免費服務;與阿里云在市場拓展上聯合打單。騰訊會議先是免費開放了同時支持100人在線會議的能力,后又上升到300人。飛書也表示,面向全國所有企業和組織免費開放,所有用戶均可使用飛書全部套件功能,并免費享受飛書標準服務。

 

硝煙味愈來愈濃,戰爭一觸即發。

 

前方:去對手去不到的地方
 

 

縱觀在線辦公領域的四個玩家,阿里、騰訊、字節跳動都擁有流量入口,它們一個有淘寶和支付寶、一個有微信、一個有今日頭條和抖音,每一個都是超過5億人的國民級應用,而華為擁有手機終端預裝機的天然優勢,但每一家的打法都各有不同。

 

釘釘是To B的老兵,其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如何保持用戶活躍度,讓用戶在釘釘上留存的時間更長。如今,釘釘推出的圈子功能,提供工作之外基于話題的社群互動,增加了用戶粘性。

 

已經轉型產業互聯網的騰訊,首先需要考慮的是各部門聯動,比如QQ和微信下面都有企業服務,To B業務如何避免過度的內部競爭,而形成聯動,發揮更大優勢是其要考慮的問題。

 

其次,如何平衡微信與企業微信的互通尺度。去年年底,企業微信宣布可以直接加微信好友,實現與微信朋友圈互通,這一措施讓企業主可以迅速在企業微信建立起自己的私域流量。

 

一份企業微信的運營方案顯示:企業端可以從線下場景的二維碼導流,隨后添加顧客好友發券,進行日常朋友圈互動,最終通過小程序電商實現銷售。但倘若企業主加到顧客后,頻繁發優惠券和朋友圈,是否會打擾到用戶?對于一向克制的微信來說,如何平衡?

 

字節跳動既不像阿里那樣一開始做的是B端的生意,也不像騰訊浩浩蕩蕩地宣布要轉型產業互聯網,更不像華為Welink久經內部考驗,它更像是企業服務領域的新兵,就連宣布免費也比騰訊會議晚近一個月。

 

飛書破局的辦法是用To C的方法打To B。一個典型的例子,近期字節跳動先后推出兩款獨立的To  B應用——“飛書會議”和“飛書文檔”。

 

這顯然是字節跳動有意為之。僅就文檔而言,字節跳動的這一舉動相當于把競爭引入了自己的舒適區。企業用戶本身就是由個人用戶組成,而文檔作為企業辦公領域最高頻使用的工具,既可以個人使用,也可以公司使用。

 

反觀華為,雖然掌握了更底層的入口(APP 預裝機),有著企業級基因和客戶資源;但不具備C端流量入口。沒有平臺沉淀流量,WeLink要如何成為中國最大企業業務辦公平臺?

 

任正非在3月4日的講話中說得很明白——不和BAT正面競爭。事實上,華為WeLink堅持面向中大企業和政府組織,這一直是華為的強項,也是華為熟悉的客戶群體。

 

任正非在與WeLink團隊座談紀要中提到:互聯網已經經營了十多年,C端市場幾乎全覆蓋了,我們不要和BAT正面競爭。企業對安全性的要求,要重過私人對安全性要求,企業要求高可靠。這個是我們的強項,是BAT的弱項。我們要堅持面向中大企業和政府組織,這就是和BAT不同的地方,我們要殺出一條不同的路來。

 

就像《紙牌屋》中的Frank所說:??瀑Y金雄厚,我難以匹配,我只能采取不同于他們的策略,逐個擊破敵人,就像森林中的狙擊手。

 

同樣的道理,換在互聯網領域同樣適用,至于結果如何,考驗的不僅僅是戰術,還有糧草儲備。

 

后方:深挖云計算戰壕
 

 

當數億人同時線上開會時,想要保持會議的流暢和穩定,基礎設施尤為重要。

 

這不僅僅是衡量數字化辦公能力的一個關鍵指標,更重要的是在線辦公可以和企業的云業務產生協同。一方面,數字化辦公是引導用戶進入巨頭云計算體系的前端應用;二來,可靠的云計算則可以為數字化辦公產品的用戶體驗提供保障。

 

目前,阿里、騰訊、華為、字節跳動近幾年都在布局云業務,云計算能力的夯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實現的。

 

12年前,為滿足阿里巴巴的腦力,阿里展開了飛天云操作系統的5K攻堅,馬云在一切場合為云站臺,他表示云計算的目標是和水、電一起,成為21世紀的基礎設施。經過12年的努力,如今阿里云已經成為僅次于亞馬遜、微軟的全球第三大云計算服務企業。阿里云在2019自然年總營收為355億元。

 

騰訊和華為不甘落后。去年“930”業務架構大調整后,騰訊加速產業互聯網的布局,2019年騰訊云全年營收超170億元。

 

2019年,華為也越發重視云業務,在運營商業務、企業業務和消費者業務之外,成立了第四極業務板塊——Cloud & AI BG。據2020年2月IDC發布的《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19Q3跟蹤》報告,華為云2019年Q1-Q3在IaaS+PaaS市場連續三個季度的增長超過300%,華為云IaaS+PaaS和IaaS市場份額都超過7%,排名均上升到第四。

 

最近一年以來,字節跳動先后在云計算商標、域名等方面有所動作,近期更是在多個招聘網站上線云計算相關崗位,字節跳動雖然公開回應,目前沒有做公有云的計劃,但想要深耕在線辦公市場,與阿里、騰訊、華為競爭,發力云計算是遲早的事情。

 

終極生態戰
 

 

今天的互聯網競爭,巨頭們都在爭奪入口,背后是一個足夠好的開放平臺,一個完善的產業生態。這樣的道理在企業服務領域同樣適用。

 

對于企業服務來說,沒有生態,只能像是諾基亞的塞班系統,黯然退場。

 

阿里發布“商業操作系統”,既有阿里云、螞蟻金服、菜鳥、高德、釘釘等商業基礎設施,也有包括天貓、淘寶、聚劃算、阿里媽媽在內的商業與數字服務平臺,同時還涵蓋健康、娛樂等服務。每個業務既是相對獨立的小生態,同時又可在阿里商業操作系統內產生化學反應和共振。

 

字節跳動圍繞企業協同辦公推出了飛書套件產品,涵蓋飛書文檔、飛書會議等,其自研了很多功能,比如OKR、會議、任務項目管理等等。

 

而騰訊則擁有企業微信、騰訊文檔、騰訊會議等“全家桶”套件,并投資了做電子簽名的法大大、做微信營銷的微盟、CRM的銷售易等等,意在通過投資來豐富生態業務,加強SaaS粘性。

 

對于WeLink,華為的做法是WeLink要和5G/云/AI/光等聯接起來,做好“黑土地”,從底層抄互聯網的后路。

 

“你們就只做黑土地這一層,上面的場景讓他們銷售部門和使用部門去研究,琢磨千百種莊稼長起來。你們最主要是做好平臺和聯接服務,成為‘馬車’,要充分把5G/云/AI/光/智能終端用起來,裝上去,建立一個很強大的平臺”,任正非在3月4日發布的紀要中表示。

 

事實上,生態戰應該是不僅僅內部要有完整的生態,更重要的是行業生態。

 

過去,華為曾表示,上不碰應用,下不碰數據。如今,華為進入在線辦公,發展SaaS應用,某種程度上已經拓展到了之前不觸碰的領域,未來如何和生態伙伴共存,是華為必須要考慮的問題。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不僅僅是華為的問題,也是所有企業辦公玩家都要考慮的問題。騰訊的做法是從誕生之初,就決定不做硬件,所有的硬件合作伙伴都可以統一連接至騰訊云的通信平臺,分工明確。但當巨頭的觸角不斷延伸,誰又能保證死守一成不變的邊界呢?

 

眼下,數字化辦公的入口之戰剛剛打響,當To C紅利越發消失殆盡,過去躺著賺錢的巨頭們勢必都要開始賺To B的辛苦錢。他們必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是,當疫情結束,如何留下蜂擁而至的用戶和客戶。

 

或許,很快,我們就可以看到答案。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博乐填大坑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视频 麦久3d试机号 下载海南体彩飞鱼 南京配资网 福彩3d投资三天计划 江西快3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跟什么有关系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河北快三 哪里可以买到广西11选5 急速赛车技巧